2018年创业阵亡名单:昨天风光无限一夜原形毕现…

热度:329℃

2018年创业阵亡名单:昨天风光无限一夜原形毕现…

挤压泡沫的时代,也是价值回归的时代。

许多人用「寒冬」来形容最近几年的经济和行业环境,然而直至步入2018年,或许才真的感受到「至暗时刻」。

监管日趋严格、资本入市愈发谨慎、行业洗牌迅速又绝情,在内外夹击下,各行各业在2018年似乎都不太好过。2018,无疑给创业者们上了生动又深刻的一课。

2011年,雷军的一句「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被无数创业者奉为至宝。而如今,这句话已经不再适用了,因为2018的风口,实在是来得快、去得更快。年初大火的区块链迅速沉寂,炎热的夏天遭遇了最为惨烈的P2P爆雷,以及入秋的长租公寓爆雷……

抓住2018年的尾巴,猎云网不完全统计了今年倒闭或者停止运营、退出市场的创企名单。

这份名单警醒着每一位创业者,在创业路上,一个不慎,或许就将满盘皆输;同时也提醒着我们,潮水退去后,谁在裸泳,终将一目了然。

同时,猎云网也对部分领域的创企倒闭原因进行了梳理:

一、区块链:年初最火热的风口

2018年,区块链坐了一趟高速的过山车。在今年新年还未结束时,原本小众的区块链便通过大佬的呼吁转瞬成为了跨越阶层、改变世界的万能神葯。一时间,区块链平台、区块链媒体、区块链游戏,甚至是区块链火锅店都遍地开花。然而,一年时间还未结束,币价下跌、破发率上升……恐慌之下募资越来越难,潮水已经退去,裸泳者、圈钱者已经原形毕现。

从网际网路到区块链,每一个新兴技术的发展都存在一个泡沫期。只不过,区块链的泡沫消散得太快了。

好在,年底时,国内有来自监管层面的「利好」消息传来:11月,人民银行的一篇题为《区块链能做什幺,不能做什幺》的工作论文分析了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形态,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先生也公开提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发展或有多种方案并行,并在竞争中发展前行,这对中央银行和监管部门提出挑战,即未来可能是不确定的……

2019年,区块链或许还是不能像2018年年初展望的那样飞速发展,却也并没有结束。

二、金融:爆雷潮是P2P的必经之路

谈起2018年的死亡企业,P2P平台集体爆雷事件便不能跳过。2018年6月中下旬以来,随着唐小僧、联璧金融等明星平台陆续出问题,P2P行业陷入平台密集爆雷潮,饱受社会关注。据网贷之家数据,2018年停业的P2P平台共计383家,表中猎云网仅列举出部分停业项目。

国内最早的P2P平台诞生于2007年,直至2010年间,国内P2P平台数量不过10家左右,截止2012年底,数量也不过150家左右。在2014年,P2P平台迎来了爆发,数量飙升至2290,相对于其他金融业态,P2P是一个新鲜事物,因此对应的监管政策却并未落实下来。

从2016年8月《网路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的出台算起,P2P行业的合规整改已经持续了近2年时间。不过,由于集中整改并未结束,不少平台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合规性问题。

以平台唐小僧为例,于6月16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调查。除了内部的平台不规範问题以外,经济去槓桿情况以及P2P平台爆雷的恐慌之下,还有一些合规性不弱的企业却因受借款企业资产质量恶化、投资者情绪变差等因素影响,也在爆雷潮中成为了停业的一员。

但是,于P2P行业而言,这次爆雷潮也是行业从失衡向均衡回归的必由之路。随着政策监管的进一步落实,P2P平台的良性发展还是值得期待的。

苏宁金融研究院网际网路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在判断P2P平台的未来时提出了两种解决途径:「一是认可P2P的风险转化模式,同时也要参照银行对P2P进行严监管;二是沿着当前的监管框架,进一步夯实P2P的信息中介定位,禁止任何新增的风险转化行为。」虽然他也认为二者都很难去实行,但是随着从业者与政策的共同努力,P2P行业的未来还是可期,只不过或许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三、房产服务:长租公寓爆仓

政策风口的推动下,长租公寓成为房企转型的突破口之一,却在2018年迎来了一场暴力洗牌。

长租公寓需要规模效应,对一些没背景的公寓来说,不扩张就会被淘汰;而快速扩张,就会导致空房率提高、入住率降低,亏得更多,所以只能不断融资。

前我爱我家研究员长胡景晖表示,对这些长租公寓而言,一旦下一轮融资进不来,就会有爆仓的可能,届时业主租金无法兑现,承租人会被驱赶,几十万人需要找新的居所。

事实也是如此,2018年2月份以来,长租公寓问题不断,好租好住、爱公寓、优租客、鼎佳、寓见公寓、昊元恆业等相继跑路或爆雷,租金倒挂、房屋空置和资金期限错配、挪用等违规操作引发了长租公寓企业持续暴雷,不仅引发了大量的社会关注,也把很多提供租房分期的金融机构拖到浑水里。

爆雷的背后,长租公寓行业能否实现资本价值重估、构建可持续运营模式、做强品牌,才是发展之根本。正如胡景晖所说的,「长租公寓有很多资本涌入,但无论什幺样的资本都不能只为了赚钱,资本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如果资本挟持了许多企业,一定会跑偏。」

四、新零售:无人货架、便利店自我造血不足

如今,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线下流量远远便宜于线上,任何一个品牌商如果仅依赖于电商渠道或者线下零售渠道,已经没有太大的发展机会。新零售作为一种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新兴业态,增长空间巨大。

2018年,还是新零售的主战场,但是便利店和无人货架无疑都进入了洗牌期,两个行业都在2018年尝到了「一味追求融资,自我造血能力不足」的苦果。

从2016年开始,无人货架一瞬间成为了新零售领域的一匹黑马,吸引数亿融资,风头一时无两,瞬间抢佔了办公室等各大消费场景。从2016年有资本进入至今,据不完全统计,约有30多个玩家入局,共获超过25亿元融资。

然而,商业模式不清晰,为吸引融资迅速扩张规模等行为,却让无人货架脱离了零售的本质。

货损过高、扩张过快成了GOGO小超倒闭的原因;哈米科技也在公开信中提及了倒闭的原因,是因为公司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导致盈利困难。

至于便利店,倒闭的原因则也逃不出「造血困难」这个词。

9月19日,北京131便利店发出通知,公司因资金週转问题不能正常经营;而邻家在倒闭后,亿欧曾报导称有独家消息人士透露,邻家目前每月亏损在500万左右,因为持续亏损,缺乏造血能力;同时股东善林金融的P2P业务爆雷,法人投案自首,是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全面关店的主要原因。

五、共享经济:曾经的风口也进入了深度整合期

在共享单车的带领下,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共享小马扎等项目在去年集中爆发,备受资本关注。然而从去年底开始,共享单车就已经进入下半场,直至今年,行业洗牌也已经完成,格局已定,今年,不过是剩下的玩家的陆续黯然离场。

而一些天花板较低,或者是将共享经济作为噱头博眼球的所谓共享经济项目则早早地退了场;至于共享汽车领域,属重资产、高成本行业,前期需要极大的成本投入,且规模化发展更需要因地制宜。目前,共享汽车还未突破成本难题,尚未盈利在政策的加持下,该行业也已经开启了深度整合期,未来市场将对企业的资本实力、运营效率、产品服务质量、技术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六、文娱:商业验证阶段的优胜劣汰+政策收紧

首先,今年的文娱领域发展大受政策收紧的影响,游戏因为版号而产生地震,直播、网综等内容则多次被官方要求进行整改,如内涵段子便是被官方要求关停。

除此以外,因为2014年-2016年是文娱赛道投资较为火热的阶段,所以如今也正是当初的项目处于商业验证的时候,也难免会出现优胜劣汰的现象。如直播行业中部玩家全民TV的停止运营,就与如今整个直播领域洗牌几乎完成有密切的关係,生存空间受限,无法成为第一梯队的玩家,在直播领域便将被淘汰。

七、教育:部分项目财务模型存在天然问题

在资本寒冬,在线教育投资消息频传,成为一道靓丽风景。桃李资本发布的《2018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併购报告》显示,截至5月20日,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领域已完成融资182起,披露金额的融资总额已达152.73亿元,两项数据均远超去年同期水平。

然而,对于学霸1对1和理优1对1这样的1对1辅导项目来说,教师成本是1对1解不开的结,这些公司1对1模式的财务模型存在天然的问题,现金流没有打平,当资本市场不好、融资不顺的时候,便会面临生存危机。

八、本地生活:网际网路家装洗牌日渐激烈

在今年5月份,艾瑞发表了一份《2018年中国网际网路家装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中国网际网路家装行业快速发展,市场规模迅速增长,2017年行业整体市场规模达2461.2亿,同比增长25.7%,保持了近几年来25%以上的高增长态势。但与整个家装行业的产值相比较,网际网路家装的渗透率仍处于较低水平,发展前景广阔。

然而,网际网路家装的2018年却过得有些不太尽如人意,行业内颇有名气的一号家居网和苹果装饰,先后出现各地连锁门店扎堆关闭,相关负责人失联跑路的情况。这背后,是这个行业存在的过度依赖资本,将平台重心放在营销来赚取流量,变现后接受亏损的事实,转而再度抱住资本的大腿的恶性循环。

而随着网际网路家装行业洗牌日渐激烈,企业的产业渗透度与资源整合能力将成为核心竞争指标。否则,在大量同质化的平檯面前,存在感只能是越来越低。